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英外长时隔30年再登马岛,阿根廷总统“敢怒不敢言”

时间:02-21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81

英外长时隔30年再登马岛,阿根廷总统“敢怒不敢言”

当地时间2月19日,英国外交大臣戴维·卡梅伦按计划造访福克兰群岛(阿根廷称马尔维纳斯群岛,简称“马岛”),这是时隔30年来英国外交首长再次访问该群岛。卡梅伦此行再度强硬宣誓主权,声称只要岛上居民自己还愿意留在“英国大家庭”,那么该岛的主权问题就“不容任何讨论”。这番讲话与此前他和阿根廷总统米莱会面时的客气形成了反差。在此之后,卡梅伦按计划将访问巴拉圭,他也将成为首位到访巴拉圭的英国外相。当地居民围观卡梅伦面对英国人在南美大陆旋风般的外交攻势,截至目前,米莱并未作出回应,只有阿根廷当地官员对卡梅伦的表态作出回击。有英国媒体分析称,阿根廷国内面临着沉重的经济问题,这或许让米莱没有精力卷入关于马岛主权的“口水战”中。卡梅伦高调“宣誓主权”专家:“外交秀”无助于解决问题19日,一向气象条件不佳的马岛罕见地出现了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很多岛上居民也趁机“围观”卡梅伦的到访。一位在场的记者打趣说,考虑到马岛地广人稀,总共也只有3000多位居民,卡梅伦转悠一天下来也该认识“相当比例的当地人”了。1982年,英阿两国爆发激烈海战,以英国胜利告终,这场冲突夺去了255名英国士兵、649名阿根廷士兵以及3名岛民的生命。1983年,英国颁发法案,该岛居民自动获得英国国籍。2009年,英国法律确定该岛为英国“海外自治领”,岛民享有充分的自治权利,英国只负责外交和国防事务。2013年,该岛举行了“全民公投”。据统计,99.8%的选民支持留在英国,阿根廷方面拒绝承认这一投票结果。卡梅伦登岛后立刻探访了当年的战场遗址,并在圣卡洛斯公墓为当年英军阵亡士兵默哀,一些参加过当年战役的老兵也身着军装出席了悼念仪式。卡梅伦强调,“只要岛上居民还愿意成为英国人,这里就是英国大家庭重要的组成部分,岛屿的主权问题没有任何讨论的空间。”他还称,如果遇到问题,英国会毫不犹豫地“动用军事力量保卫这些岛屿”。卡梅伦与英国老兵交谈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朔在接受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环球资讯广播记者采访时认为,卡梅伦此次访问争议岛屿本质上是一场“外交秀”,无助于争端解决。阿根廷总统保持沉默有分析称其被国内问题捆住手脚反观阿根廷这边,总统米莱却很“沉默”。在卡梅伦登岛行程之后,米莱还是按照惯常节奏发表多条推文,其中谈及国会投票、阿根廷足球、通货膨胀率、政府财政盈余等话题,甚至还分享了自己谈论养狗趣事的电视节目片段,但只字未提马岛主权问题。对此作出反应的只有管辖马岛范围的地方官员。阿根廷“火地岛、南极洲和南大西洋群岛省”省长古斯塔沃·梅莱拉发文表示,卡梅伦登岛行程“构成了英国的新挑衅,旨在破坏我们对领土的合法主权权利,并且在21世纪继续维持殖民主义”。阿根廷媒体指出,米莱在上个月与卡梅伦的会面中提到马岛主权问题,但卡梅伦没有“接招”,回避了这一显而易见的矛盾。米莱在会谈中提出,马岛主权必须回归布宜诺斯艾利斯,但是战争并非解决问题的方法,他希望通过和平的外交手段解决争端。英国媒体分析认为,米莱目前的精力完全被艰难的经济改革牵扯,关于马岛主权的口头争议并非他的最优先事项。阿根廷政府虽然刚刚在上个月实现财政盈余,但米莱在高通胀和经济下行的时期强行大规模缩减政府开支,势必会迎来巨大的反弹力量。目前,阿根廷的通胀率依然高企,贫困率在今年1月飙升至57.4%,达到近20年来的高点。除了国内对手的压力,米莱还面临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艰难谈判,要让阿根廷重新融入国际金融主流框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超百万只企鹅吸引游客前往生态旅游成岛上最大经济来源之一该群岛的西班牙语名称“马尔维纳斯群岛”(Islas Malvinas)是由法语演变而来,而其英文名称“福克兰群岛”(Falkland)源于“folkland”一词,意思是“通过民间权利拥有的土地”。从语言学上的复杂性就能看出,这片土地历史上存在过很多争议,西班牙、法国、英国、阿根廷、美国都曾在岛上设立过定居点或进行过军事行动。早在1770年,英国就打败西班牙,声称对该岛拥有主权,而独立后的阿根廷则认为自己应该继承前宗主国西班牙对马岛的权利,也声明了对该地的主权。马岛由东西两个大岛和776个小岛组成,英国人统治的总督府设在斯坦利港(阿方称“阿根廷港”)。随着气候条件和地缘政治的变化,马岛曾经的支柱产业羊毛养殖、渔业和石油勘探等起起伏伏,如今反而是旅游业成为这里最为依赖的产业。一方面由于岛上大多数居民是1833年移民过来的苏格兰、威尔士人后代,这里保持着较为原始的英国乡镇风貌,甚至号称“比英国本土更有英伦风情”;另一方面随着战后数十年间排雷工作的推进,企鹅等野生动物的生存繁衍环境得以恢复。马岛生活着超百万只企鹅如今,马岛上生活着超过100万只企鹅,让生态旅游成为岛上最大的经济来源之一,每年有许多游客不远万里赶来,从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转机登岛,欣赏优美的极地风光和壮观的企鹅群居场面。为了迎合市场需求,当地政府也经常推出企鹅邮票、企鹅纪念币等商品售卖。延伸阅读:近12年来首次 阿根廷总统米莱上任2个月实现财政盈余布宜诺斯艾利斯当地时间2月16日(周五),阿根廷经济部宣布,由于新任总统哈维尔·米莱(Javier Milei)继续推动大幅削减开支,阿根廷政府2024年1月实现了近12年来的首次月度财政盈余。在新政府上任的第一个完整月度里,阿根廷的税收收入增长了256.9%,加上严格削减公共开支,最终实现了财政盈余。阿根廷政府表示,该国1月的预算盈余达5184.1亿比索(约合6.2亿美元)。阿根廷国内媒体乐观地表示,这预示着阿根廷在米莱的领导下,在实现经济稳定的道路上迈出了充满希望的一步。米莱对阿根廷现有经济制度的“电锯改革”是否真是一剂“良药”呢?事实上,米莱政府当下依然面临着不少的问题,例如创20年新高的贫困率、高企的通胀,以及比索的持续贬值压力等。图为阿根廷街景 图片来源:新华社发(马丁·萨巴拉摄)阿根廷近12年来首次实现月度财政盈余数据显示,阿根廷今年1月实现了5184.08亿比索的财政盈余,这是财政收入减去公共债务利息后的结果。据阿根廷官方媒体泰伦通讯社报道,阿根廷经济部表示,这是阿根廷“自2012年8月以来首次出现(月度)财政盈余,也是自2011年以来首次在1月份出现月度财政盈余。”实施紧缩财政政策,维持预算平衡,是米莱改革的重中之重。阿根廷当地时间去年12月20日,米莱发表全国广播电视讲话,“电锯”般地向阿根廷现有经济制度开刀,这些经济法令包括停止政府干预私营企业经营、废除政府对商品价格限价、实行国有企业私有化等。此外,新政府降低了对能源和交通的补贴,并把阿根廷比索官方汇率从1美元兑换约400阿根廷比索贬值至1美元兑换800阿根廷比索,还放松了进口管制。图为米莱资料图,其就任总统后继续推动大幅削减开支 图片来源:新华社发2月16日,阿根廷经济部长路易斯·卡普托(Luis Caputo) 在X(原推特)上再度强调,“零赤字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并强调了政府控制支出和解决公共债务问题的决心。卡普托表示,“我们首要的任务是实现零赤字”。只要达成这个目标,“在(本届政府)执政中期内,阿根廷就将走向更好的国家”。米莱政府坚定地致力于恢复金融稳定,特别是在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就440亿美元的贷款进行谈判之际,米莱誓言要在2024年实现公共财政平衡,这是他所领导的政府的首要任务。米莱对这一目标信心满满,他在上周末接受Rivadavia广播电台采访时说:“最困难的时候会是三月和四月之间,之后就会触底,然后开始反弹。如果一切能照现在这样继续走下去,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估计,我们在今年年中就可以解除 CEPO(换汇监管),而当你解除汇率控制时,经济自然就能爬起来。”牛津经济研究院资深新兴市场经济学家Lucila Bonilla在发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置评邮件中称,“财政紧缩是米莱政纲的核心。这也是必要的,财政整顿对阿根廷经济正常化至关重要。然而,我们对拟议调整的财政规模(占阿根廷GDP的5%)及其可持续性持怀疑态度。如果IMF不扩大阿根廷的贷款计划,那么阿根廷2025年的违约将不可避免。要最大限度地降低违约风险,就必须进行严厉而持久的财政整顿,而这在历史上是很罕见的,尤其是在阿根廷。此外,鉴于巨大的债务持续性风险,IMF不大可能愿意增加其对阿根廷的风险敞口。”《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上个月,阿根廷的公共债务增加了100亿美元,这是由于阿根廷调整了与通胀和美元挂钩的比索汇率,以及阿根廷对IMF的负债净增加。挑战犹存:创20年新高的贫困率、超高通胀和比索贬值压力尽管实现近12年来的首次月度财政盈余,但米莱政府面临的问题,还远远没有结束。路透社援引阿根廷天主教大学(UCA)的一份报告称,米莱上任后实施的比索贬值,以及由此引发的物价上涨,加剧了阿根廷的贫困问题。“由于基本食品价格的上涨”,阿根廷贫困率从2023年第三季度的44.7%上升到了2023年12月的49.5%,到2024年1月,贫困率更是高达57.4%,是该国至少20年来的新高。因米莱上任后实施的比索贬值,引发物价上涨,图为在超市购物的顾客 图片来源:外媒阿根廷商业团体表示,从本月开始,许多公司的能源账单将增加1-4倍,账单多少取决于公司的规模。阿根廷地方政府的一些官员警告称,未来几个月,公共汽车和地铁票价将上涨360%。此前,阿根廷政府取消了一项1.24亿美元的地区交通补贴基金,并解冻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区的价格。米莱政府推行的将比索贬值50%、取消价格管制等因素加剧了阿根廷的经济挑战,也推高了该国的通胀。数据显示,阿根廷2024年1月的通胀率为20.6%,过去12个月的累计通胀达到惊人的254.2%。而截至2023年,阿根廷的年通胀率为211.4%,创90年代初以来最高水平。这意味着,米莱政府上任后,阿根廷的通胀风险仍未得到控制。与此同时,比索再次贬值的压力越来越大。虽然政府为比索设定的官方汇率为820比索兑1美元,但长期以来,在黑市和商户常去的多个合法交易市场上,比索的交易价格一直低于官方设定的水平。上周,比索对美元的汇率徘徊在1150比索对1美元左右。“按照阿根廷现任政府的意图,以有序的方式解除资本管制需要时间。实际汇率的持续贬值也是必要的,虽然当局将比索贬值了54%至800比索兑1美元的水平,并每月浮动2%,但这种速度是不可持续的,因为到2024年一季度末,通胀将抵消掉实际的货币贬值。我们预计比索的名义贬值将加快。”Lucila Bonilla在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邮件中说道。《金融时报》报道中称,如果阿根廷官方和非官方汇率之间的差距扩大,包括阿根廷关键的农业综合企业部门的出口商将不会愿意将美元带回阿根廷,因为它们必须与央行按照官方汇率兑换美元。因此,阿根廷政府急需出口美元来补充央行微不足道的硬通货储备。官方和非官方悬殊的汇率差距也加大了米莱政府统一汇率和取消货币管制的难度,他曾表示希望在2024年年中实现这两个目标。尽管如此,但阿根廷国内的媒体报道中仍偏向乐观,称尽管出现这些经济上的挑战,但近12年来的首次财政盈余的出现预示着阿根廷在米莱的领导下,在实现经济稳定的道路上迈出了充满希望的一步。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